当寺庙创办人听见教堂的钟声——艾迪·杨

艾迪·杨

文/林丽莎

 

艾迪·杨是几间寺庙创办人的第三代。他十一岁时目睹祖父用割舌后流的鲜血画符,十三岁那年看到姑姑被“孙悟空”上身后,能够跳上树和攀上屋顶。他很渴望自已也有那样的超能力,就开始膜拜神明。他长大后成为商人,也创办了一间泰国佛教寺庙。他经常求到真字,买万字票中大奖。但往往是钱来得快、去得也快。

一九九九年,艾迪·杨一家人搬去梳邦再也。他两个分别为七岁和十二岁的儿子受同学之邀去八打灵再也的教会。他被妻子爱玲·陈说服让他们去,条件是不能受洗。他也警告妻子不能信耶稣,否则马上跟她离婚。他的孩子们在教会越来越活跃,也一直为父母亲的救赎祷告。爱玲·陈偶尔会出席教会的特别聚会或看儿子们表演。但艾迪·杨就很抗拒,而且他难得几次去教会前,脾气都变得暴躁而大骂儿子,从教堂出来后又会跟妻子大吵一顿。

十二年过去了。爱玲·陈于二零一一年在儿子的教会认识了一个靠祷告而癌症痊愈的基督徒姐妹后,就跟她一起参加女士们的祷告小组聚会。艾迪·杨同意让她去。他每次去接她时,都看到那些姐妹们跪着和哭着祷告。

四月中的某天,艾迪·杨看到妻子从聚会回家后和儿子们一同喜极而泣。妻子不敢告诉他自己刚决志,只是对他说:“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这样为他欢喜,教堂的钟声会响起。”妻子信主后对他非常忍让,不像之前很容易跟他吵架。艾迪·杨虽然怀疑妻子已成为基督徒,却同时欣赏她的转变。

一个月后的星期五,艾迪·杨在家里忽然闻到一股尸臭味。对灵界敏感的他感觉有邪灵的存在。他想不通为什么满屋的神佛像竟然驱赶不了那邪灵。 第二天,妻子照着圣灵的吩咐跟艾迪·杨一起对着圣经祷告。当她祷告时,上帝给艾迪·杨一个异象——他看到一只手从一大片白云中伸出来。他的心里大喊:“你是谁?你想怎么样?”

星期天早上,他的妻子问他要不要带着十岁的女儿和信主的女佣,跟两个儿子去教堂一同参加主日崇拜。他故意激她生气,但圣灵提醒她对着丈夫报以微笑。由于他在家里独处时常常会听到一些叫他去自杀等的声音,他决定应酬妻子去教会。

 

艾迪·杨

艾迪·杨一家人。

 

当天牧师的讲道关于地狱,令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回家后,在厨房里两次听到教堂的钟声,起初以为是妻子的电话铃声。后来又听到另外一次教堂的钟声,比儿子上网玩战争游戏的声量还要大。

那一晚他们出外用餐时,遇到一对好久不见、之前常常向他们传福音的吴氏夫妇。爱玲·陈忍不住告诉吴太太她已信了主。艾迪·杨听了怒火中烧,心里盘算着要跟妻子离婚。吴太太兴高采烈地对爱玲·陈说:“一个罪人悔改,教堂的钟声会响起,在天上也要这样为他欢喜。”艾迪·杨想起妻子曾说过这句话,而且上帝当天刚刚让自己三次亲耳听到教堂的钟声,就告诉吴先生这件事。后者立刻恭喜他经历那样的神迹。

翌日是卫塞节,也是艾迪·杨的泰国佛教寺庙创办二十九周年的纪念日。圣灵感动爱玲·陈去邀请儿子的牧师来家里,艾迪·杨答应接待他们。牧师过去十二年来只是来回接送杨氏夫妇的儿子去教会或小组聚会。那是他们首次踏进杨家。

艾迪·杨提出很多关于信仰的问题,牧师一一回答并且分享见证。他的妻子跟牧师提起他看到的异象,艾迪·杨狡辩那只是他的幻觉。当他亲口描述时,听到一个如雷贯耳、富有威严的声音说:“你是谁?你还想怎么样?”他知道那是上帝的声音,开始害怕得不由自主地号啕大哭了十五分钟。家人和牧师只是静静地目睹那一幕。

后来有一道白光照向艾迪·杨,他立刻得到安抚和平安,于是心里喃喃自语:“上帝啊,我爱你。求你不要撇弃我!”

他擦干眼泪后,就要求牧师为他祷告,决志信主。那天成为他重生的日子。

 

艾迪·杨

艾迪·杨在教会分享见证。

艾迪·杨

艾迪·杨在医治布道会作见证。

 

艾迪·杨从此有医治释放的恩膏,为无数人祷告医治。有一天,他一家人在一间咖啡店用餐时,认识了同桌的一个姓何的基督徒。后者有一名十一岁的养子约书亚,在七岁时患上脑神经疾病导致双脚扭曲,常常得进出医院接受治疗。几个月后的某天凌晨四点,艾迪·杨被圣灵唤醒为约书亚祷告。他等天亮后致电给何先生,得知他的养子病危入院急救。两天后他路过该医院才想起约书亚,他在加护病房外看见何太太在哭泣,因为医生预测约书亚活不到第二天。何先生已签了名,同意一旦接驳在儿子身上的仪器指数达到90,就让护士把氧气管拔掉,为他注射吗啡让他死去。

不久,何先生也到了医院。大家牵手祷告时哭成一团。当时仪器的指数为73,氧气指数58。艾迪·杨凭着信心地为约书亚祷告后进去加护病房。他看到耶稣。祂的脸上发着光茫,手触摸约书亚的身体,然后瞬间消失了。接着,仪器的指数显示26,氧气指数则变成90!而且情况继续改善。

艾迪·杨三次想离开医院时,都会忽然闻到死亡的气味,于是留下来继续为约书亚祷告长达三个小时。仪器的指数曾经从23突然飙升,在艾迪·杨大喊“主耶稣!”后停留在78。他接着宣告:“奉耶稣的名,约书亚属于耶稣!”指数终于降回并保持安全水平。约书亚十天后出院回家。

 

艾迪·杨

艾迪·杨做医治释放祷告。

艾迪·杨

艾迪·杨

艾迪·杨(右)为病人祷告。

 

另一次,他去医院为一个被打抢导致头颅破裂的大学生祷告。艾迪·杨看到他插满管子,头骨断裂,似乎没救了。他祷告后正要离开加护病房时,伤者的父母亲要求他留下。艾迪·杨于是带领在场的四十多名亲友,继续为伤者祷告长达一个半小时。

第二天,伤者的母亲通知艾迪·杨说医院报告诊断她的儿子脑死,要拿掉氧气管。艾迪杨很有信心上帝已听到了他们的祷告,而且耶稣会给伤者一个新的脑,用他作见证。由于伤者的肺不能操作,积了很多痰。他又祷告:“奉耶稣的名,我们宣告痰被烧毁,不再有痰。”第三天,伤者的母亲打电话证实儿子没有痰了,却发烧。艾迪·杨继续为他祷告。烧也退了。接着的九天都出现状况,都在祷告后化险为夷。

有一天,伤者的母亲去医院,儿子身上所有的管子都拆下了。首三个报告都诊断他脑死。第四个报告显示他已有一个新的脑,能自行呼吸!医生对艾迪·杨说:‘你的神行了这个神迹,让我们加护病房上下觉得匪夷所思。你可以问任何一个脑科医生,都说不可能的。”艾迪·杨向她传福音,结果带领她信主。

“路加福音10:19‘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当我们以上帝的话语祷告,祂会垂听。我们所面对的每一座高山,每一个困难,都可以让我们践踏在脚下!”

 

(照片提供:艾迪·杨)

 

分享出去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