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上没有人坏到上帝不能够改,也没有人好到不需要上帝!”——余波罗牧师

余波罗牧师

文/林丽莎

 

余波罗牧师在柔佛州麻坡武吉巴西新村出生。当地在那个年代帮派林立,他的父亲也是私会党成员,负责财政。余波罗是家中的长子,他读五年级时就开始收保护费。校长屡劝他不听,决定将他开除。他没去学校后,与损友为伍,步入歧途。

为了要得快钱,他去勒索和抢劫,二十岁出头时首次锒铛入狱,坐牢半年。他在监狱里反而学得更坏,身上都是纹身。他出狱后,生活没有方向。他去大伯的铁厂,拿铁片把钢刀磨得亮亮的,跟一个同伙骑着摩多去万字票行打抢,然后去父亲的榴莲园与一班的兄弟分赃。

后来,他游说弟弟去槟城赚更多钱,在北海贩卖海洛因。结果。两人都染上了毒瘾,让他们的父亲在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感到丢脸,甚至不敢去咖啡店喝茶。

余波罗为了吸毒而做尽坏事,又陆续进出监狱好几次。他有一次被判十四年的徒刑。他的内心很自卑,却装着若无其事。他知道自己在监牢里可以生活,但是一出监狱,自己太体贴肉体的欲望,也经不起世界的引诱、试探、迷惑而去犯罪。他出狱后,生命仍然没有改变,每天继续醉生梦死,如行尸走肉,觉得人生没有盼望,心灵非常痛苦、无奈和无助。他瘦骨如财,脸色苍白如僵尸。父亲一直劝他改过自新,但是他却无法脱离那样的生活。

每一天傍晚,他都感觉到有一个死亡的灵要把他拉走。他就拉着母亲的手,心里非常害怕。

“一个人的罪犯到太多时,良心都被埋没了,死亡的灵就来了。”

他也曾向石头、大树和油棕园的蚂蚁堆跪拜,希望有神明可以帮助他戒毒。在绝望无助下,他决定短期出家当和尚,拜佛吃素想好好做人。但是他每天早上跟在法师的背后行走念经时,竟然从添油箱里偷钱。他还趁休息时间翻过寺庙的前墙,坐上三轮车去瘾君子聚集的地方买了五六包毒品,再回到寺院,前后不到一个钟头。他在寺庙里住了两年,也暗地里吸了两年的毒,日子简直是“经照念、斋照吃、钱照偷、白粉照吸”。

有一天,法师跟他面谈,表示打算栽培他在那里长驻。余波罗不想终生当和尚,当晚就离开寺院了。不久,他又再次因为犯罪而被捕入狱。

 

余波罗牧师

余波罗牧师认识耶稣后成为新造的人,不再是“僵尸”。

 

出狱前的两、三个月,有一位老牧师开始每个星期都去监狱里讲神是爱的信息,以及分发新约圣经。囚犯们心里只想着要吃他带去的美食。而且他们其实用圣经的纸张来卷着烟草来抽,下次看到牧师时还骗他说圣经已经给了人,向他再讨一本。

“但是上帝不看我们骗。祂知道我们的心骗祂,无所谓。上帝何尝没有被人骗过?我们的主耶稣何尝没有被人出卖过?祂已经为我们做了榜样。两个月后,我被牧师的爱触摸到。我要出狱时他为我祷告。他自己都哭了,还送我一大本圣经。因为这个牧师的爱心、他的奉献、他的被骗不拆穿,还是把福音传给我们,让我的人生从此有盼望。”

在老牧师的介绍下,余波罗出狱后就去教会工作,从最底层做起。即使领取低微的薪水,他还是很有喜乐。弟弟看到哥哥信主后也成功戒毒,精神焕发,如脱胎换骨,也去福音戒毒中心重新做人,过后继续在教会全职服侍。

“我们的生命终于找到了真正的主人,可以重新地活过来!当一个人被神触摸时,不会再在乎金钱了。”

 

CMC donation

 

余波罗很快地被提升去带领中文堂。他的父亲之前虽然一直不放弃他,却以为儿子无药可救了。后来两个儿子都改过自新,父亲终于可以面对亲友,心里很安慰。母亲过世后,有一次,父亲的肺部被细菌感染,情况危急。医生打电话给余波罗牧师,叫他去医院签一份同意书。他与一班教会的弟兄姐妹从新山赶去医院,在父亲的床边祷告。由于人多吵杂,他们被医生赶出去,在病房外继续迫切地祷告。

“我们宣告‘明天我要听到好的消息!’第二天,我的爸爸告诉我,他前一晚看到一位全身雪白的人物从天而来救他。他告诉我他知道那是耶稣。他立刻停止拜祭其他的神明,我还为他主持洗礼。”

父亲刚信主不久,家里之前放神像的地方都挂上了镶好的圣经经文。之前帖符的地方都放上了十字架。家乡的人都很意外,他对他们说:“只要我的两个儿子能够成为世上有用的人,这个信仰就值得我去相信!”

余波罗在教会服侍了六年后,就祷告上帝给他一位配偶。经过了漫长的等待都没有适合的对象,他一度想放弃。他的牧师一直鼓励他“上帝的儿女不会穷的,不会没有人要的。”他终于遇到一位上帝应许的人选。两人一同侍奉,不久就结为夫妇。

“有一些路一走就不能回头了。今天要不是我遇到教会、遇到主耶稣、遇到监牢里的那位老牧师,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因为我认识了主,上帝给我恩宠,上帝给我恩典,上帝给我恩上加恩,利上加利,让我娶妻生子。我感恩、我感谢、我感触。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坏到上帝不能够改,也没有一个人好到不需要上帝!”

他在柔佛州士古来的教会牧养了二十年左右。他除了牧师,也是社工。他的教会办的福音戒毒中心收留了近千名吸毒者,一个月需要二十多万令吉的费用,都有上帝开路供应。

“以前我是被警察追捕以及被扣上手铐的人。现在,警方时常打电话给我,请我去警局帮助他们帮不到的人。以前我被校长踢出学校;现在有的校长有时候会请我去学校辅导一群叛逆的学生。这是上帝的尊荣。如果没有祂与我同在,这样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我不可能会成为警察的好朋友。当上帝的名字在我们的生命中被高举,祂也会把我们高举起来!”

 

(照片提供:余波罗牧师)

 

分享出去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