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家——王启明

王启明

文/林丽莎

 

以前的王启明对家的定义模糊——他曾经以为黑帮是家,因为那里给他保护,而且有一群兄弟跟着他。他曾经以为监狱是家,因为他进出多次。当他在基督里找到了天父的爱和救恩,他终于回到了这个真正的家,也开始懂得付出爱。

在沙巴州山打跟出生的他小时候就被父母亲送去新加坡求学。他在学校常常被欺负,打电话告诉家人时,他们远水救不了近火,只是叫他忍耐。独自面对压力的他以为父母亲不爱他,让他在陌生的环境里自生自灭,渐渐地变得叛逆。

他十三岁加入了当地的黑帮,以父母亲给的零用钱在学校招兵买马。中四那年,他犯下勒索和恐吓的刑事罪。虽然新加坡政府基于他未成年而没将他控上法庭,学校却开除了他,而且命令他在二十四小时内离境。

他回到沙巴后,母亲和弟弟在国外生活,父亲又忙着生意而疏于管教他。他与一群从事走私活动的难民为伍,也开始走私烟酒。赚了钱后,他的胃口变大。一九九二年,当冰毒第一次流入沙巴时,他也开始贩卖该毒品。他以为自己既然不抽烟,毒品根本不可能控制他。

很多朋友跟他传福音,但他嫌唠叨,还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从此不敢再找他。

“我自认是很有智慧的人,我不可能去相信看不见的东西。所以那时候我只相信我自己,根本不相信任何的神。”

 

王启明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

 

他利用青少年来帮他贩毒以扩展网络,为了控制他们,还教他们吸毒。第二年他自己也染上了毒瘾,而且越陷越深,从每天五十令吉的份量增至一千四百令吉。自己赚不了那么多钱,就开始欺骗亲友的钱。这招行不通后,他就去偷窃和抢劫,结果监狱成了他的第二个家。

当王启明第八次入狱时,病重入院的父亲得知关于儿子的坏消息后,受不了刺激而过世了。几个月后他出狱时,以为黑道兄弟会去接他,结果只看到顶着烈日等他的母亲。母亲对他说:“孩子,过去的事都不要再提了。我求你去参加我们的教会明天开始所举办的特会好吗?”

当时他的身上豪无分文,心里依然想着吸毒。他知道跟母亲去教会的话,她会给些零用和奉献的钱,于是答应了。他在特会的第一天觉得很沉闷,就特地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方便随时开溜。牧师讲道时,他本想站起来离开,突然有股恐惧感把他拉下来。他又想到万一母亲知道了不给他零用钱,就忍住不走。

两天得到的钱足以让他吸四、五天的毒。他打算趁第二天特会的午餐时间离开。早上的讲道结束了,在牧师的带领下,所有的会众都跪下来闭着眼睛祷告。王启明当时还不是基督徒,就东张西望。他发现前面一个很大的十字架一直在摇动,以为有人在背后操作来吓他。当大家祷告完毕出去时,他走向十字架要揪出那个人,一看去顿时吓了一跳。因为十字架的背后是面洋灰墙,根本没有人摇动。他就抓着十字架说:“如果你是神的话,你就让我再看到一次,我就相信你。”

过后他去吃午餐,竟然不再有吸毒的念头,而且想立刻回去教堂看十字架是否再次摇动。

他从下午两点到五点一直盯着十字架,但是它毫无动静。他于是断定这个世界上没有神,只是他眼花。

“那晚的聚会,圣灵大大地触摸。在祷告的时候,我控制不了自己而不断地呐喊和流泪。我在二十年里所做的一切坏事,上帝让我一幕一幕的看。到一个地步,我向祂投降了。我说:‘上帝,够了!我不要再看,因为太可怕!”

 

王启明

王启明特地抽空探訪他当年的监狱官。彼此为前囚犯的问题交换意见。

 

王启明为了要认识耶稣,开始勤读圣经。但是他心中渴慕神的火两个星期后就熄灭了,而且又禁不起吸毒的诱惑。他知道母亲对他的举动了如指掌,就想离家回到以前贩毒的地方。虽然他不曾向任何人透露那个念头,有一天一位牧师从吉隆坡致电给他的教友,转告他不可离开,否则会面对更大的麻烦。

他不把牧师的警告当一回事,还是毅然离家。他继续陷入毒海不能自拔,而且开始有反常的动作——喜欢抢相机。他上网物色目标,然后约卖相机的人出来见面。他在三个星期内抢了三十四台相机。警方曾经两度开枪,都被他逃脱了。警方特地开设专案小组来调查他的案件,研究他的干案手法后,就设计来引蛇出洞。有一天他浏览同一个网站时看到一台很特别的相机,就联络受害者。

“当我打了这个电话之后,就开始心神不宁。我当时不知道这个是上帝的爱,我也不知道这个是圣灵的感动。”

他约了受害者在一家快餐店交货,终于被四面埋伏的两组警察逮个正着,十多把枪指在他的头上。他被控上法庭,面对十三项控状。

 

王启明

王启明积极分享生命见证和参与反毒活动。

 

由于审讯需要一段时间,他被关进一间有八十多人的大牢房里。王启明再次落网后感到无比的压力,就以打架来发泄。囚犯当中有二十位基督徒,每晚都有小组敬拜。

“很奇妙。每一天我的心灵都有一个小时的平安,就是这些弟兄在唱诗敬拜的时候。”

他为了打发沉闷的日子,就把监狱团契团队送他的圣经当作故事书来读。他并没悔改,还怪上帝不爱他,让他受困于铁丝网中。有一天,一个信主的朋友去探望他,他告诉对方自己想逃狱。朋友就劝他打消念头,还跟他分享希伯来书12章6节。他非常生气朋友不愿帮忙,就赶走对方。他回到牢房,打开圣经查阅该经文“因为主所爱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他看了后愤怒地把整本圣经撕烂丢进垃圾桶,越发觉得上帝不爱他。

“那天晚餐后,我等着小组的敬拜。突然有个非常温柔和慈祥的声音告诉我;‘孩子,我放你进来不是惩罚你,乃是要救你。如果你不进来的话,第三枪你一定死!’

我知道那是上帝的声音!”

他想到自己被捕前曾经避过两枪的那一幕,就跪下来流着泪认罪悔改:“天父啊!谢谢你那么爱我,你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从今天开始到我最后一口气,我都要一生一世地服侍你。”

他在二十年内尝试戒毒很多次都不成功,在监狱里更是难上加难。那晚他求上帝帮助他。他做了一个祷告后,每当周围有人抽烟或吸毒时,他一闻到那些气味就会感到恶心,甚至呕吐,从此不再染指香烟和毒品。

“这一切都不是人所能的,乃是上帝的大能!”

 

王启明

上帝恩赐王启明一位人生伴侣陈莲娣。王启明在后者经历病痛时对她不离不弃,陪伴在旁直到她回天家。

 

他被判坐牢六年和打六鞭,觉得自己被轻判了。充满喜乐的他通过读圣经来认识上帝。他等了两年才收到通知鞭刑的信。被鞭打的那天,他充满恐惧。他被鞭打第一下时已经痛入心扉,不知道周围发生什么事了。打完六鞭后,他还能自己走下来。当他休息时,有一位基督徒监狱官跟他聊天,并且问他:“当我在打你的时候,你为什么在喊赞美主?”王启明答道:“我看见耶稣基督趴在石头上,祂的背部都是伤痕和血水。我知道自己挨过六鞭后,所有的过犯,耶稣都为我承担了。”鞭刑后,他如释重负。

“感谢赞美主!当年天父差派了很多在不同岗位的天使来服侍,带领和教导我,以致成就了今天的我。”

他每天在牢里读经,还带领其他的囚犯读经。他清楚地知道上帝对他的呼召是服侍同受患难的囚犯以及吸毒者。二零一六年出狱后,他在大马圣经学院修读全人关怀课程,也在马来西亚监狱团契森美兰州分会服侍,协助前囚犯、瘾君子以及贫困家庭成员。

他信靠耶稣后,上帝也恩赐他一位人生伴侣和服侍拍档陈莲娣。两人一起在国内外的教会作见证。妻子不久前回天家,王启明继续他的人生旅程到处传扬福音。

 

王启明

王启明和陈莲娣曾经一同旅游、一同服侍,彼此期待在天家再见面。

 

“我在监狱里看到路加福音15章浪子回头的故事有所领悟。很多时候,圣灵在跟我们说“孩子,你做错了。很多人听见这个声音知道自己错了,却不愿意悔改,或者有打算,却没有行动。我也看见孩子还没回到家,还没跟他认错,父亲已经走去拥抱他,乃是这个父亲每天都在三叉路口等待这个孩子回头。这证明了当我们认罪之前,神已经给了我们这个恩典来饶恕我们,让我们知道‘孩子,不要怕!只要你愿意为我将你的身体献上,我就必带领你前面的道路。凡事交托,凡事祷告,你的生命就不一样!’”

如今的王启明肩负为天父带回其他迷失的兄弟的使命,让更多浪子回家。

 

王启明

王启明通过生命见证带领其他的浪子回家。

 

附注:欲知王启明的妻子陈莲娣的生命见证,请查阅
“依靠主耶稣 我已经得胜并且有余。”——陈莲娣

(照片提供:王启明)

 

分享出去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