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风水师遇见耶稣——章厚诗牧师

章厚诗牧师

文/林丽莎

 

章厚诗牧师出生于柔佛州巴罗,在十二个兄弟姐妹当中排行第十。他小学时成绩名列前茅。后来考上了新山独中,依然是高材生且活跃于课外活动。他当上华乐团的领导人,还学了不少的乐器。他的六哥是家里第一个信主的,在他高中时期跟他传福音。但是少年得志的章厚诗相信只要靠自己,就能达到目标,不需要耶稣。

他中学毕业后想去美国深造,家里的经济条件却不允许,于是他就回到家乡开拓经营家族生意。年纪轻轻的章厚诗长袖善舞,业绩蒸蒸日上。他也当过社团、政界领袖,很有成就感,人也渐渐的高傲起来。

向来好学的他开始对风水和占卜有兴趣,以为可以藉此改变自己的命运,甚至掌管别人的命运。他在居銮和马六甲拜师后不满足,还去吉隆坡跟一个赫赫有名的风水师学了三年。他毕业时,师傅给他一个罗盘。当师傅把他的生辰八字念进罗盘时,章厚诗打了一个冷颤,全身很不舒服。他凌晨开车回家途中看到眼前有一群白色的东西游动,于是打电话给师傅,才得知自己有阴阳眼。他跟那些无处不在的幽灵相处了十三天。

后来他为了要出名、赚大钱和更有威力,就和三个同学一起再去找师傅学通灵。他们发血誓,开始养小鬼和念咒,三个月后就有通灵的能力,能从事神庙乩童、安神明和为偶像开光的服务。章厚诗曾经是出名的风水师之一。

他想创业卖建筑材料,算到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自己三十六岁时是大展拳脚的最佳时机。很多长辈警告他金融风暴即将来临,他仍然信心满满。结果三个月后生意跨了,他放出去的一百二十多万令吉的账都收不回来,自己还欠人六十多万,每天穷于应付打电话给他的四名债主。他还得向哥哥借几百元过年。为了糊口他只好跟别人打工,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而且严重消瘦。

“手持罗盘接触灵界的我,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连我的几位师傅也觉得我不可能生意失败,却发生了。但是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始。我走向死亡的计划被神奇妙的拦阻和呼召。。。”

章厚诗身为风水师和算命师竟然找不到出路,也碍于面子不敢向人借钱。已经成家的他在万念俱灰下准备了后事,开车去新山找中学老师。章厚诗把汽车钥匙交给他后,就走去附近一栋叫做“十五楼”的建筑物。他乘电梯上楼时电梯只达十三楼,他还需爬楼梯上到最高层。他想到自己之前呼风唤雨风靡一时,竟然落到那种地步,哭着走到第十四楼时,接到在台湾的六哥告知回国的电话,要求他第二天去新加坡接机。后來就听到有人從楼梯口叫他。那是中学老师气急败坏地跑上来,及时阻止他跳楼。

 

章厚诗牧师

章厚诗夫妇。

 

打消了自杀念头的章厚诗第二天见到六哥,告诉他自己生意失败的事。晚上他随六哥一家灵修,唱“耶和华祝福满满”这首赞美诗时感慨得哭泣。六哥问他:“今天有一个耶稣要救你,只要你信靠祂,祂会帮你解决所有的债务问题。你愿意吗?”章厚诗求之不得。六哥随即带领他决志信主。他的内心开始有平安和喜乐。当时他的脑海中想象自己的银行户口会突然增加六十万,或是在家门口看到一袋钱。

他开始去教会崇拜,特别期待聚会末端的公祷。牧师都会祷告神感动欠他钱的人还钱。两个月后他的债务问题还是没解决,而且他陆续收到债主的律师信。六哥叫他耐心等待。他虽然祷告交托,实际上还是自己扛着,到处去找欠他钱的人,结果总是无功而返。

章厚诗于二零零零年受洗。七个月后,他开车前往吉兰丹州公干时心不在焉,失控撞上一辆水泥车。他当场昏迷,车子也毁不成形。在医院经过近七个小时的抢救后,他终于苏醒,但双眼完全失明,而且毁容。

“我在黑暗中很害怕。祷告后,就感觉主耶稣一直在安慰我,触摸我的心。祂三次轻声对我说:‘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我于是呼求:‘主啊,我愿意顺服。。。若是我能看见,我愿意被你使用。”

 

章厚诗牧师

章厚诗在台湾分享见证。

 

几天后,他的眼睛已能看见。他住院一个星期,在家里休养三个月,身体恢复得很快,就回到工作岗位,如常开车在全马四处奔波,完全忘了与主耶稣的约定。

章厚诗当时用的电话线在东海岸的收线不佳,于是换电话公司。圣灵的感动使他第一时间通知他的债主们。几天后,其中一名债主要见他。他到了对方的公司,才惊觉他的四名债主都共聚一堂!他们看到他的脸部肿胀,就关心地慰问,还邀他一同吃午餐,全程没有向他追债,只是通过书记确定他是基督徒的身份。他们在章厚诗离开后开会讨论。因为欣赏他诚实,不像其他欠债者换了电话号码就联络不上,决定不再起诉他,同时免除他所欠的六十多万令吉的债务,也不用他缴堂费。二零零一年,章厚诗因着這个美好的见证,让他在不费分文的情况下脱离了一切债务!

“这好像是电影情节。我告诉你,是真的。上帝成就祷告的方式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没有看见过的,也没有听见过的。我现在明白哥林多前书2章9节的这句话。”

无债一身轻的章厚诗有一天睡午觉时忽然头痛得很厉害。耶稣那把熟悉的声音又出现了:“孩子,你忘了你跟我的约定吗?”他跪在床前祷告:“主啊,赦免我的罪。我真的忘记了。我当如何被你使用?”耶稣没有回应。章厚诗告知牧师这件事,牧师提醒他以行动来砍断他之前跟风水和算命等的关系,以及到教会开始装备。他烧毁了所有相关的书籍和物品,并记起他的罗盘借给了师兄,但无法即刻取回处理。后来藉着祷告,师兄家里的储藏室无故起火,把里面存放的木制家具和该罗盘烧得一干二净。

 

章厚诗牧师

章厚诗今年十一月毕业于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

 

那场几乎夺命的车祸发生三年后,章厚诗的视力和容貌都超自然地加速恢复。他宣告上帝是他的整容师。二零零八年起,他开始在全国东西马的教会作见证。五年后进入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进一步装备自己,今年毕业。他是柔佛居銮恩福浸信会的主仁牧师,也在居銮区从事监狱事工的全职服侍,同时担任居銮戒毒改造中心的负责人兼辅导员。神并且大大的使用他帮助华人脱离民间信仰和迷信风俗文化的捆绑。

“上帝医治了我的属灵和身体,也开了我的眼睛,让我知道耶稣在十字架的宝血已经完全涂抹遮盖我。我靠基督复活大能成为全时间的传道人,為主拯救更多的灵魂!”

 

章厚诗牧师

神大大的使用章厚诗牧师来帮助华人脱离民间信仰和迷信风俗文化的捆绑。

 

(照片提供:章厚诗)

 

分享出去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