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胃食道逆流的黑洞走出来——苏美爱

苏美爱

文/林丽莎

 

苏美爱于五月二十六日在G.I.F.T Cafe 事工主办的Open Mic(开麦)福音音乐会分享她的见证。

在她八岁时,邻居带她去主日学。她在教会成长,也参加诗班,一直唱到二十六岁。她结婚后生了第一个孩子后,就没唱歌了,但依然心系诗班。二零一六年,上帝感动她回去。已离开诗班十年的她用了半年的时间调整思想。二零一七年的第一个星期,她重新回到她喜欢的事工,以为可以开始好好地侍奉神,赞美神。

开始服事不久后,她就觉得身体不对劲,每天一醒来喉咙就痛。她起初以为吃药和抗生素就好了,却断断续续拖了八个月,看了很多次普通科医生都没有痊愈。有天一大早起身后,心情低落不想上班,于是祷告问上帝她应该看哪个专科医生。”上帝对她说:“你去看我的孩子。”她思考着谁是祂的孩子,想了很久,终于想起自己曾经上过一个教友的大肠讲座。她并不知道他是胃肠专科医生,只是推测他是专家。她心想自己是喉咙痛,跟大肠有什么关系呢?但她还是顺服上帝的带领,去看那专科医生,结果被诊断为慢性胃粘膜糜烂。三天后照胃窥镜,证实胃酸倒流至口腔,也导致食道发炎。医生说她这辈子都要吃药,不会好的。

 

苏美爱

苏美爱(左二)与教会的诗班。

 

她听了很惊讶,因为从小到大生病,即使不吃药都会痊愈。她于是凭着信心祷告:“上帝,我相信你一定会医治我。我相信有一天我一定会找到一位帮到我的医生。”

虽然如此,二零一七年她总共看了十七次普通科医生和七次专科医生,也不见起色。

去年三月,她染上了乙型流感——发高烧,喉咙也剧痛,像身体被火烧流着血,还被刀子在伤口一直刮那样。她持续几个晚上无法进食与喝水,甚至发不出声音,很辛苦。她又祷告:“主啊,求你怜悯我,求你医治我。再看医生也只是给退烧药。现在距离受难节和复活节仅剩下两个星期,诗班有许多服事,我不想缺席。”

苏美爱在教会发的单张读到雅各书5章14-15节“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她知道上帝通过这段经文对她说话,于是去找教会的牧师用油抹她和为她祷告。两个星期后,她顺利地完成受难节和复活节的事奉。但她不事奉时喉咙又痛了,需要吃药。

 

苏美爱

苏美爱(左一)与诗班摄于受难节。

 

十月份时,她去泰北山区阿卡族群四天三夜的短宣,本身是主日学老师的她在那里教小孩子唱歌。当地的食物都很辛辣,她在那里吃了没事,回到马来西亚后就生病了。除了喉咙痛,还伤风、感冒、发烧,而且引发鼻窦炎。那些症状只是在她跟着诗班敬拜赞美时短暂地离开她。

苏美爱两年来倍受病痛折磨,成了药罐子。她常常哭着问上帝为什么会那样。起初,她的祷告是上帝如果悦纳她的服事,就医治她。

 

苏美爱

苏美爱(后排右一)摄于泰北阿卡族的主日学。

 

有一次,她在绝望中祷告:“我预备了那么久回来服侍你,难道你不悦纳我所献上的吗?主啊,如果你不要我再唱,你拿掉我的声音吧,让我明白你的心意,让我这一生不再唱歌给你听。”

当她做了这个祷告后,自己的心似乎碎了。

“我才发觉到,我们如果口袋没有钱,不是穷。反而是当我们不能开口赞美神的时候,其实是很穷的。我很感恩那不是上帝的旨意。”

圣诞节即将来临,苏美爱为了事奉积极练歌。诗班的班长委任她带领整个崇拜程序。她想到教会七百多人的聚会和自己日益恶化的病情,感到很大的压力。她祷告求上帝帮助。上帝吩咐她为她的身体和事奉做禁食祷告。那对于向来三餐定时的她是很有挑战性的。她祷告了三天求主给她力量,才开始禁食祷告。

圣诞节当天她很健康,两天后又得继续服药。去年她总共看了十一次普通科医生和八次专科医生。

 

苏美爱

苏美爱去年的圣诞节在教会带领整个崇拜程序。

 

今年初时她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由于长期咳嗽有痰,甚至影响肺部。医生给她开了更强的胃药。她只吃了一个星期,就发现肾脏也开始有问题。她又祷告:“主啊,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的孩子还小,一个只有八岁,另一个十三岁。我没办法接受自己去洗肾。我觉得我一直在黑暗的空洞中没有办法出来,这样还要走到几时?主啊,你垂听我的祷告好吗?我求你医治我。”

苏美爱继续每周一次做禁食祷告。每当她一关起门开始祷告时就会心情烦乱,哭着问上帝她几时会好。然而她结束祷告时都会感到无法形容的平安。一月底的某个禁食祷告日,她还是崩溃了。她对上帝说:“主啊,你要怎样就怎样。我完全把我自己交托。因为我真的不晓得要怎样做,要怎样走。”

“最后当我说‘阿们’时,我是喜极而泣。我觉得我是谁,竟然配得祂那样的爱,每一次都拥抱我,跟我一起哭。上帝让我感受到真正的喜乐、平安和爱来自祂。祂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苏美爱

苏美爱和家人。

 

两天后,她去药剂所打算买鼻窦炎的药。药剂师知道她的病情后,提醒她那是胃的问题,同时也告诉她其实她的病是可以好的,只要她改变生活方式,不久后会见效。她之前看了十个不同的普通科医生以及四个专科医生(内科及胃肠科、耳鼻喉科、妇科和胸部科),每一个医生都宣告她要吃一辈子的药。两个星期后有一天早上她醒来时,喉咙不痛了。两年来她从没试过早上起来可以那么健康。那天她的喜乐是费笔墨所能形容的。

“其实我们早上起来,可以健健康康地去上班,那是恩典——是神的怜悯、神的祝福。五月份,我去复诊,虽然我的胃黏膜还是弱,但已完全康复,不再糜烂造成喉咙痛。之前我花了上万令吉的医药费,还得到了拒绝。上帝很奇妙,差派了一个药剂师,让我只花了十一令吉买了一瓶蜜糖就好了。”

“人生中有一位上帝爱我们、照顾我们,真的是很棒。因为很多时候,人是很无知的,人是很有限的。一个再好的医生、再出名的医生,他都是有限的,毕竟我们都是被造者,被时间、空间和知识限制,唯有回到那无限的神,祂才可以真正帮助我们。我走出了这个黑洞,若不是神,我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我要感谢神。”

“可能你们有一样的问题,不知道要找谁帮忙。我鼓励你们来试一试我这一个神。祂是爱的源头,祂垂听祷告,不管你是谁,大事小事。这个神爱这世上的每一个人。起初祂创造天地和人类,就是要分享祂的爱。祂的这份爱是给每一个人的,只要你愿意接受。”

她最后分享诗篇34章4-10节和唱“我安然居住”这首赞美诗来结束她的见证。

 

苏美爱

苏美爱在G.I.F.T. Cafe分享见证。

 

(照片提供:苏美爱)

 

分享出去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